0755-88859139
掌上船期
微信公众号
首页世界机场 › 亚洲 › 台湾 › 台北 › 松山机场

Sung Shan Airport

松山机场

台北的机场

三字码TSA
四字码RCSS
国家地区台湾
海拨5
时区UTC+8
网址 松山机场官网
电话(02)8770-3456
地址Taipei, Taiwan

台北附近的机场

台湾桃园国际机场 (TPE)
货代人

UpdateTime:2016/3/29 11:20:05

台北松山机场IATA代码:TSA;ICAO代码:RCSS)是位于台湾台北市松山区的机场,也是台湾第一座机场,与桃园机场同为台北都会区的联外机场,因其所在地又别称为松山机场或台北机场。场区座落于敦化北路终点与基隆河之间,以民权东路及民族东路与台北市区相隔,总面积约2.13平方公里(213公顷)。其为军民合用机场,民用部分为台北国际航空站(英文译名:Taipei International Airport),由中华民国交通部民用航空局管理及营运,专用面积约0.8849平方公里(88.49公顷),目前国内与国际航线并重(含两岸航线);军用部分为空军松山基地,隶属于中华民国空军,专用面积约1.2451平方公里(124.51公顷),主要提供专机服务予正副总统与政府高阶官员,空军的战机并不在此起降,而是起降于新竹空军基地。

松山机场为台湾的国岛内航线枢纽,1979年桃园机场启用后曾停止国际航线营运,至2008年重启,并定位为首都商务机场。由于该机场上空在夏季午后很容易形成空气对流、以及台风经常侵袭台湾的因素,航班起降时常受到影响。在台北捷运文山内湖线于2009年通车后,松山机场成为继高雄国际机场后,台湾第二个有联外捷运系统直接连接的民用机场。松山机场于2014年共服务了610万7660旅客人次,位居全台第二,仅次于桃园国际机场。

台北松山机场
Taipei Songshan Airport
IATA:TSA – ICAO:RCSS
机场概览
机场类型 军民合用
营运者 军用:台湾国防部空军司令部
民用:台湾交通部民用航空局
服务城市 台北、台湾北部
地理位置 台湾台北市松山区
启用日期 1936年4月
枢纽航空公司
  • 立荣航空
  • 复兴航空
  • 远东航空
重点航空公司
  • 华信航空
海拔高度 18英尺(5米)
座标 25°04′11″N121°33′09″E坐标:25°04′11″N 121°33′09″E
网址 www.tsa.gov.tw
地图
跑道
方向 长度 表面
英尺
10/28 2,605 8,547 柏油混凝土
统计数据(2014年)
客运量 6,107,660 人次
货运量 43,528.440 公吨
起降架次 61,881 架次

历史

启用初期

台北松山机场创建于日治时期的1936年,当时称为“台北飞行场”,且于1936年4月起由日本航空输送株式会社首开台北经那霸前往福冈的定期国内航班,每周三次往返,之后又陆续开设台北至曼谷等航班。1938年,日本政府合并日本航空输送和国际航空,成为大日本航空株式会社。根据德国航空公司汉莎航空之资料1939年四/五月起,以 Junkers Ju 52/3m 机型班机,由柏林经曼谷、河内等地至台北,再延伸至日本东京,并从1939年七月起,提供了当时由柏林至台北及东京间五个中停点的定期航班.根据1941年之时刻表,大日本航空已开设台北至河内、西贡、曼谷等国际航班。

二次大战结束后,随着中华民国在1945年接收台湾,台北飞行场更名为“台北航空站”,改为军民共用,也曾开设台北至上海航班。中华民国政府在1949年迁移到台湾后,松山机场也逐渐扩建,以应付逐渐成长的国内和国际航班。

国际线撤离后

松山机场虽然历经多次扩建和改善工程,但是因其腹地遭基隆河和市区局限而成效不彰,于是中华民国政府在1970年代进行的十大建设里,规划在邻近的桃园县兴建新机场──中正国际机场(今台湾桃园国际机场)。1979年,中正国际机场启用,松山机场转为服务国内航班为主,国际线部分则仅提供特殊包机、或国内外政要专机起降;但若是国际线班机因故无法降落桃园机场时,除了高雄小港机场之外,松山机场也是转降机场选择之一。2008年7月起开始的两岸假日包机,松山机场为起降机场之一,民航局亦开始对航站楼进行整建以增加证照验查及行李转盘等设施。

1999年初,为了减低台北市内规划中的最高建筑物─台北101大楼对飞航安全的影响,民航局考虑改变飞机航班进出松山机场的飞行路线。这问题在1999年年底时获得解决,台北101大楼专案向后延伸一段距离,确保在2003年建造完成时依然可以成为世界第一高楼。

国际线与两岸航线重启

  • 随着马英九政府的上台,松山机场的定位转为以服务商务旅客为主的次要辅助机场,并开放国际航班:2008年12月15日上午8时,两岸假日包机正式迈向常态化,半世纪以来第一架直接由台北飞航情报区切入上海飞航情报区的航班由松山机场起飞。2010年6月14日,松山机场直航上海虹桥机场的航线复飞,台湾方面由中华航空、长荣航空与复兴航空营运。10月31日,睽违31年后,松山机场往返东京羽田机场的航线也正式复飞,中华航空与日本航空、长荣航空与全日空共挂航班营运。
  • 2012年2月6日,中华民国民航局公布台北松山机场至韩国首尔金浦国际机场的直飞航空公司,台湾方面由中华航空与长荣航空取得航权;2月23日韩国方面公布两家廉价航空公司——Eastar Jet易斯达航空)、T'way航空(德威航空)胜出。随后经过了一度胶着的航权分配、传出中华民国民航局将航权内定给华航长荣等航权不公情事、与原订3月首航却延后的结果,在一连串协商进展下,松山金浦航线最终定于2012年4月30日完成双方互飞。根据双方航权协定,为了维持桃园-仁川航线运量稳定,并避免廉价航空以低廉价格对台方航空造成冲击,这条航线初期双方仅开放各两家航空公司经营,每天一方各飞一班,每周来回七班,飞航机种限定两百人座以下之中小型航机,不采共挂班号营运。
  • 受到松山-金浦航线航权分配争议影响,2012年7月19日,中华民国交通部次长叶匡时表示交通部已着手进行“国际航权分配及包机审查纲要”修正案,计划调降松山机场航班门槛,使得松山-金浦航线有了增班余地,引起其他四家落选台籍航空卡位,其中又以复兴航空最积极。然到了同年底发现其航线载客率却仅六成,远低于对虹桥、羽田航线的八成,原计划的年底增班谈判遂遭搁置。
  • 随着波音787-8复飞,全日空自2013年6月1日起,将波音787-8使用于东京羽田─台北松山的NH1185/1186航班,取代原先的波音767-300ER,使台北松山机场成为全台湾第一座接受波音787商业航班起降的国际机场。NH1187/1188航班则不定期使用波音767-300ER/波音787-8飞行。自2014年10月26起,NH1187/NH1188使用波音787-8取代原本的波音767-300ER。在经过多年的协商后,台北松山机场于2013年10月与日本松山机场包机直航,由中华航空以波音737-800型客机执航。
  • 由于旅客持续增加,2013年9月9日的北京协商除确认了松山新增飞航福州、天津每周各四班、上海浦东每周六班外,并订2014年春节加班机的期间为元月十七号到二月十四号,由航空公司视市场需求申请飞航。
  • 长荣航空自2014年1月1日起开航由台北松山飞往金浦、立荣航空飞往厦门的航班,由松山来往上海-浦东的航班则改用空中客车A321-200取代MD-90飞航。
  • 因日本航空航机调度因素,2014年2月1日至2014年3月29日及2014年10月26日至2014年11月30日东京羽田-台北松山JL097/098航班,原为波音767-300ER执行改为波音787-8执行此航线,为继全日空后第二家以波音787-8航机飞航台湾。2014年12月1日起JL097/098航班将改为波音777-200ER飞行,成为台北松山机场开场以来首次使用波音777航机飞航的航空公司。全日空于2015年10月9日、2015年10月12日执行第三年与日本松山机场包机直航,由波音767-300ER型客机执飞。

台北航空站大事纪

  • 2014年10月1日,新版航务管理系统上线。
  • 2014年11月28日,与pchome合作建置Skype网络电话供入境旅客免费使用网络电话报平安或联络接机事宜。
  • 2014年12月1日,日本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日航)启用波音777-200ER客机服务羽田机场-松山航线。

跑道

大致与基隆河平行,方位10/28,长2,605米。(次于桃园机场3,800米,新竹机场3,661米,台中机场3,650米,高雄机场3,150米,台南机场3,050米)

可供波音777(B777-200(ER))、波音787与空中客车A330等中型广体客机起降,过去曾经服务过波音747(B747-100)型大型广体客机。

停机坪

松山机场主要有军用停机坪、民用停机坪,以及直升机停机坪,共有45个民用固定翼机位(加上航站楼部分),7个直升机机位,目前远东航空飞机大多数停放于松山机场。

滑行道

共6条

登机口

松山机场有12个登机口,其中8个配有空桥供班机乘客上下机。

客运大厦

松山机场现有两座航站楼,最早设立的为第一航站楼。经多次扩建,于1971年完工后形成现今的建筑样貌。

第二航站楼原为国际货运站,在国际航线迁至台湾桃园国际机场之后,腾空租给中华民国对外贸易发展协会作为松山机场展览馆,在信义计划区的世贸中心展览馆落成后,于1996年收回停用,做为民航局办公室之用。直到两岸航线定期化后暂供两岸航线使用。为了提高服务品质,第二航站楼于2010年底开始封闭整修,直到2011年3月29日重新开放,转为国内航线专用,第一航站楼则转为国际航线专用,也进行进一步之整修。

航空管制

松山机场地面与跑道由松山塔台管制,起飞后转由位于北部飞航服务园区的台北近场管制台管制。

飞航服务无线电通讯设施频率与呼号

区域 单位 类别 席位/用途 呼号 主频率
(MHz)
备用频率
(MHz)
运作时间/备注
(世界时间)
台北飞航情报区 台北航空通信中心 航路管制 中西太平洋区通信网
8903(kHz) 13300(kHz) 24小时
一般用途
127.3

台北区域管制中心 北部席
海峡席
Taipei Control 123.6
125.5
126.9
125.8
24小时
西部席
中部席
126.7 130.3 24小时
南部席 129.1 128.7 24小时
东部席 127.9 130.6 24小时
马祖终端管制区 终端管制 马祖雷达席 121.0 123.6 24小时
*北部/海峡席
北竿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Beigan Tower 118.65 118.1 23:30 - 11:30
D-ATIS Beigan Airport 127.35
23:30 - 11:30
南竿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Nangan Tower 118.55
22:30 - 09:30
D-ATIS Nangan Airport 127.95
22:30 - 09:30
东引直升机飞行场


昼间与紧急医疗任务
东莒直升机飞行场


昼间与紧急医疗任务
西莒直升机飞行场


昼间与紧急医疗任务
台北终端管制区 北部飞航管制中心 终端管制 桃园南区雷达席 Taipei Approach 125.1
24小时
桃园北区雷达席 Taipei Approach 128.5
01:30 - 14:00
*其余时段并席至桃南
目视追踪席 台北通讯追踪 119.5
24小时
台北(台湾桃园)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Taipei Tower 118.7 121.8 24小时
地面席 Taipei Ground 121.7 121.6
129.3
24小时
许可颁发席 Taipei Delivery 121.8
23:30 - 15:00
*其余时段并席至地面
D-ATIS Taiwan Taoyuan
International Airport
127.6
24小时
北部飞航管制中心 终端管制 松山雷达席 Taipei Approach 119.7 119.6 24小时
松山(台北国际)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Songshan Tower 118.1 126.3 24小时
*实际上机场实施宵禁
地面席 Songshan Ground 121.9
24小时
*实际上机场实施宵禁
许可颁发席 Songshan Delivery 121.2
23:00 - 09:00
*其余时段并席至地面
D-ATIS Songshan Airport 127.4
22:00 - 15:00
台北荣民总医院直升机飞行场


昼间
台北市地政及灾害应变中心联合办公大楼
屋顶直升机飞行场

118.1
昼间
*主频率连按5次启动导航灯具
署立双和医院直升机飞行场
123.45
昼间
*主频率连按3次启动导航灯具
北部飞航管制中心 终端管制 台中雷达席 Taipei Approach 130.1 129.9 24小时
清泉岗(台中)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Cingcyuangang Tower 118.75
24小时
*中华民国空军管理
地面席 Cingcyuangang Ground 120.25
24小时
*中华民国空军管理
D-ATIS Cingcyuangang Airport 127.75
23:00 - 14:00
花莲终端管制区 北部飞航管制中心 终端管制 花莲雷达席 Taipei Approach 124.0 119.1 24小时
花莲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Hualien Tower 118.1 126.18 24小时
*中华民国空军管理
地面席 Hualien Ground 121.9
24小时
*中华民国空军管理
玉里直升机飞行场


昼间
高雄终端管制区 南部飞航管制中心 终端管制 高雄雷达席 Kaohsiung Approach 124.7 125.7 24小时
目视追踪 高雄通讯追踪 119.5
24小时
高雄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Kaohsiung Tower 118.7 120.7 24小时
地面席 Kaohsiung Ground 121.9
24小时
许可颁发席 Kaohsiung Delivery 121.8
23:00 - 11:00
*其余时段并席至地面
D-ATIS Kaohsiu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127.8
23:00 - 12:00
嘉义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Chiayi Tower 118.6 122.7
126.18
24小时
*中华民国空军管理
台南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Tainan Tower 118.4 126.18 24小时
*中华民国空军管理
地面席 Tainan Ground 121.6
24小时
*中华民国空军管理
屏东北场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Pingtung North Tower 118.1 126.18 24小时
*中华民国空军管理
恒春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Hengchun Tower 118.25
02:00 - 10:00
琉球直升机飞行场


昼间
南部飞航管制中心 终端管制 马公雷达席 Kaohsiung Approach 128.1 129.9 24小时
*雷达开放时间23:00 - 14:00
马公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Magong Tower 118.3 126.18 24小时
地面席 Magong Ground 121.9
24小时
D-ATIS Magong Airport 127.05
22:00 - 14:00
机场资讯 七美资讯 Qimei Information 118.1
23:30 - 10:30
望安资讯 Wang'an Information 118.1
昼间
米堤直升机飞行场


01:00~06:00
沙鹿童综合直升机飞行场


24小时
中国医药大学附设医院
五权院区直升机飞行场

118.1
昼间
*主频率连按5次启动导航灯具
天龙直升机飞行场


昼间
金门终端管制区 南部飞航管制中心 终端管制 金门雷达席 Kaohsiung Approach 124.6
24小时
金门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Kinmen Tower 118.0 126.2 23:00 - 12:00
D-ATIS Kinmen Airport 127.2
23:00 - 12:00
台东终端管制区 南部飞航管制中心 终端管制 台东雷达席 Kaohsiung Approach 119.4 123.1 24小时
台东(丰年)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Fongnian Tower 118.1 121.9 23:00 - 12:00
D-ATIS Fongnian Airport 127.0
23:00 - 12:00
兰屿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Lanyu Tower 118.5
00:00 - 09:00
绿岛塔台 场面管制 本场席 Ludao Tower 118.8
00:00 - 09:00

※重要席位均有守听国际紧急频率121.50,另指定123.10为其之航空紧急辅助用途,或遇险时之现场搜救协调用途

飞航无线电助导航设施

台名 种类 频率 识别名称 台址
鞍部(ANBU) VOR/DME 112.5MHZ
(CH 72X)
APU 251037N
1213120E
鞍部(ANBU) NDB 250KHZ AP 251034N
1213122E
金门(KINMEN) NDB 345KHZ BS 242535.3N
1182056.6E
绿岛(LUDAO) VORTAC 116.9MHZ
(CH 116X)
GID 224020.52N
1212909.46E
绿岛(LUDAO) NDB 300KHZ GI 224034N
1212859E
恒春(HENGCHUN) VORTAC 113.7MHZ
(CH 84X)
HCN 215540N
1205037E
恒春(HENGCHUN) NDB 415KHZ KW 215553N
1205019E
后龙(HOULONG) VORTAC 114MHZ
(CH 87X)
HLG 243335.29N
1204337.84E
后龙(HOULONG) NDB 362KHZ HL 243348.96N
1204349.39E
花莲(HUALIEN) DVOR/DME 114.1MHZ
(CH 88X)
HLN 240106.6N
1213825.2E
花莲(HUALIEN) NDB 380KHZ YU 240103.9N
1213738.1E
马公(MAGONG) VOR/DME 115.2MHZ
(CH 99X)
MKG 233543.6N
1193814.2E
马公(MAGONG) NDB 290KHZ BM 233113N
1193632E
马祖/南竿(MATSU/NANGAN) NDB/DME 315KHZ
(CH 38X)
NK/NKN 260935.5N
1195726.2E
西港(SIGANG) VORTAC 113.3MHZ
(CH 80X)
TNN 230808N
1201223E
西港(SIGANG) NDB 375KHZ NN 230729N
1201208E
西港(SIGANG) DME (CH 35X) NNN 230807.5N
1201222.4E

航空公司与航点

航空公司 航点 航站楼
 中华航空(CI) 上海虹桥、东京羽田、首尔金浦 1
 立荣航空(B7) 上海浦东、厦门 1
 立荣航空(B7) 恒春、台东、马公、金门、北竿、南竿 2
 长荣航空(BR) 上海虹桥、东京羽田、首尔金浦 1
 复兴航空(GE) 上海虹桥、上海浦东、天津、合肥、杭州、武汉、重庆、福州 1
 复兴航空(GE) 花莲、马公、金门 2
 华信航空(AE) 温州、福州 1
 华信航空(AE) 台东、马公、金门 2
 远东航空(FE) 天津、太原、南宁 1
 远东航空(FE) 马公、金门 2
 上海航空(FM) 上海虹桥、上海浦东 1
 中国东方航空(MU) 上海虹桥 1
 中国国际航空(CA) 上海虹桥、天津 1
 四川航空(3U) 成都、重庆 1
 厦门航空(MF) 厦门、福州 1
 日本航空(JL) 东京羽田 1
 全日本空输(NH) 东京羽田 1
 易斯达航空(ZE) 首尔金浦 1
 德威航空(TW) 首尔金浦 1

交通

市区道路

  • 敦化北路
  • 民权东路

大众运输

  • 台北捷运松山机场站

公车资讯

未来发展

搬迁争议

由于台北松山机场在台北市成长后、已经深陷市中心,多年来各界都要求将其搬迁。1998年、2002年及2006年,马英九代表国民党、李应元及谢长廷代表民进党参选台北市长时,就已经提出废除论;2008年经济日报也以社论分析废除松山机场代价很小但效益很大;2014年,民进党立委(士林、大同选区)姚文智参与台北市长初选时再次提出废除台北松山机场。2015年2月4日复兴航空235号班机事故发生后,姚文智透过幕僚发出新闻稿,强调航空史上最严重的空难都是市中心被飞机场波及附近的民宅及大楼,虽然是次空难并无波及周边民众,惟长期而言,台北松山机场非迁不可;是次空难为航机撞及高架桥,反映松山机场非迁不可。国民党立委(中山、松山选区)罗淑蕾则指台北松山机场后方设有大型油库,前方则为基隆河,而且跑道邻近民宅,使到台北松山机场俨如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应该予以淘汰或迁移。

政大教授徐世荣在复兴事故同日,撰文反对松山机场迁移,认为有人藉死伤者的不幸,炒作机场迁址话题。并将松山机场迁址的问题,与桃园航空城议题挂钩。后又批评台北人“自私”,认为迁址是将台北不要的东西,强加在桃园人身上。并将松山机场迁址的问题,再次与桃园航空城议题挂钩,认为后者居民剥夺人权。

意外事件

年份 事件
1936年 完成启用,一场民用航空机于试乘过程中失事,一些记者与仕绅身亡。
1944年10月25日 日本运输机坠落台湾总督府所建台湾神社新境地附近。
1945年8月15日 日本战败投降后,8月18日下午钱德拉·鲍斯搭机前往日本,准备起飞时发生事故。鲍斯送往机场旁的军医院,但仍因烧伤不治。
1970年4月19日 中华航空机型YS-11,由花莲飞返台北,降落前发现鼻轮无法正常伸放,最后成功迫降在松山机场的跑道。
1970年8月12日 中华航空CI206航班、由花莲飞返台北松山机场的任务时,由于天候不佳,于进场时撞山坠毁(一说先撞上圆山饭店屋缘才撞山),全机31名乘客加上机组员共14名罹难、17名生还。
1997年10月10日 一架中华民国空军所属的C-130H运输机(编号1310)于清晨降落松山机场时,于重飞拉起阶段时坠毁于台北市滨江路民间拖吊场和松山机场交界处。机上5名机组员全数罹难。
2009年4月30日 一架中华航空机身编号B-18303,航班编号CI680的空中客车A330-300班机,原订从雅加达经香港,于下午3点05分(台北时间)到达桃园国际机场,因侧风过大以及机长研判油料可能不足等问题,因此转降本机场,于下午3点23分抵达,近3个小时后重新抵达原订目的地,也创下同型客机首降本机场的纪录。
2011年9月26日 中华航空编号B-18303客机,执行CI202由上海返回松山的航班降落后滑行往停机坪时右主机轮不慎陷入滑行道旁草地动弹不得,直到9月27日才拖出,无人在此事件中受伤。初步调查指向机长人为疏失。
2012年9月13日 长荣航空BR189号班机由羽田机场返回松山机场降落时,在跑道1100米处滑出跑道,所幸217名旅客平安无事。
2015年2月4日 复兴航空235号班机于当日上午10时45分起飞后坠毁于基隆河。

有航班飞往松山机场的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