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82136100
掌上船期
微信公众号
首页资讯行业资讯 › 全球都有500艘船在塞港 美国塞港 欧洲塞港 现轮到新加坡塞港了

全球都有500艘船在塞港 美国塞港 欧洲塞港 现轮到新加坡塞港了

UpdateTime:2021/3/4 11:19:55

前段时间,美国“双港”陷入死亡拥堵,欧洲各港口也纷纷沦陷,荷兰鹿特丹港(Rotterdam)、德国汉堡港(Hamburg)、英国费利克斯托港(Felixstowe)、法国勒阿弗尔港(Le Havre)...欧美拥堵圈越来越大...。

而现在,“死亡拥堵”在亚洲蔓延开来,尤其是作为全球航运枢纽的新加坡港(Singapore),陷入了近乎史上最拥堵的状况 ...。

据市场消息人士介绍,计划停泊在新加坡港口的集装箱船现在面临更长的等待时间,此前一艘18,000TEU的箱船最长需要等待两天,而现在增加到了5~7天。

一位新加坡货运代理说:“新加坡此前也面临多次港口拥堵现象,但这次是最严重的情况之一,自去年9月份以来就一直没有准时出发前往新加坡的船只。”

根据S&PGlobal Platts的软件cFlow数据显示,2021年1月份在新加坡港口停留超过两天的船只数量平均为每天46艘,比2020年1月份增长了约59%。

图A1

每天在新加坡港口停留超过两天的船只平均数量,在去年11月达到顶峰,达到49艘,而2019年同期为17艘。

由于拥堵,以至于当前在新加坡超过6000箱的船舶在港平均停留时间达到45个小时(同比增长22%)。

PSA International称,“与世界上许多其他港口一样,新加坡PSA在最近几个月中经历了船只停靠和集装箱吞吐量激增的情况。这种特殊情况是由于多种因素影响的结果,包括前所未有的动荡和货运需求,由于重新锁定而造成的全球供应链所有节点(包括仓库和海港)的拥堵,缺乏可用的空集装箱,在这些节点上装卸货的时间更长,而航运公司的船舶准班率也下降到10年最低水平,导致了全世界每个港口的进一步延误。”

PSA表示,新加坡的港口拥堵正在逐步加剧,但PSA一直在增加运力和资源,并与船运客户和货主紧密合作,以缓解这种情况。

港口拥堵推高新加坡运费

这种拥挤对现货集装箱运费产生了连锁反应,新加坡到北美的出口相对于东南亚其他港口而言,有着更高的运价。

消息人士称,从新加坡到北美东海岸的运费加上优先装载的附加费约为每40英尺当量(FEU)10000美元~15000美元,比东南亚其他主要港口,例如越南港口和香港港口都要高。

“而在以往,这些地区港口的运价是相近的”消息人士说。

“新加坡的运价曾经与中国相当,甚至更低,但是现在情况有所不同了,因为船公司首先在中国港口部署运力,而其他地区则是次要,更加加剧了其他地区船舶数量的紧张,进一步拉动了运费上涨。”

另一位消息人士说,该地区的港口,包括中国和东南亚,都面临着港口拥堵的问题。由于装卸货问题,来自其他港口(如巴生港和科伦坡港)的一些货物也已转移到新加坡。

普氏能源资讯(Platts)于3月1日评估了新近推出的东南亚至北美东海岸的运价,为$5,500 / FEU。东南亚至北美西海岸的运费为$4,500/FEU。

图A2

在缅甸,由于政变引发动荡,集装箱在缅甸港口大范围堆积,导致了船舶的拥堵。

自2月12日以来,仰光4000名集卡司机中,大约90%停止了工作,当前缅甸的集卡司机每天运输约100个集装箱,而正常情况下为每天800箱。

缅甸成千上万的罢工卡车司机抗议军事政变,减慢了进口货物的运送速度,将货物集装箱困在港口,并促使航运公司暂停新订单。

缅甸集装箱运输协会联合秘书Myo Htut Aung说,每天大约有100个集装箱从仰光的4个主要港口运出,低于政变前的平均每天800箱。他说,全市4,000名集装箱卡车司机中约有90%停止了工作。

“如果司机不提货,所有的集装箱都只能存放在港口,加剧了拥堵。”

德国航运公司赫伯罗特(HPL)就告诉客户,虽然进出缅甸港口的船只运营并未受到重大影响,但集装箱码头接近满员,道路运输受到限制,该公司暂时中止了向缅甸的新进口订单。

缅甸国际货运代理协会相关人士表示,其他国际航运公司也担心港口拥堵,并削减了前往该国的航行,或因预期进一步的延误而停止了新的预订。

图A3

根据IHS Markit的研究显示,2020年下半年以来,一直延续到2021年,全球主要港口的拥堵情况逐步激增,装卸6,000多个集装箱的船舶需要在港口平均花费83个小时以上,耗费的时间同比增长20%;而较小型船舶的港口延迟也增加了7.8%至9.5%。

最初以美国西海岸拥堵尤甚,原因是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大量货物涌入、设备和劳动力短缺等原因。在洛杉矶港和长滩港,载重超过6000箱的船舶平均平均进港时间从2020年第三季度的112个小时增加到2020年第四季度的170个小时,而类似工作量在2019年第四季度则为102个小时。

全球拥塞现象还影响了亚洲其他主要门户港口,其中包括一些通常具有很高性能水平的港口,例如青岛港是全球排名前十的集装箱港口,以较高的比较效率而著称,在2020年下半年,工作量超过6000箱的船舶的平均入港时间增加到50个小时以上。

当前,全球港口拥堵情况仍在继续,从美洲、欧洲不断蔓延,但鉴于新加坡港口的全球航运枢纽中心地位,新加坡港口的拥堵,相对来说对全球航运影响的范围和面会更广更大一些。

海事服务网
货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