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82136100
首页资讯行业资讯 › 宁波舟山港梅山码头封闭:有船舶已改道上海 三季度运价或将再上调

宁波舟山港梅山码头封闭:有船舶已改道上海 三季度运价或将再上调

UpdateTime:2021/8/17 12:05:34

8月1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梅山码头调度中心了解到,目前除暂停所有进提箱服务及船舶作业外,8月11日前进港的8艘船舶也尚未离港,何时恢复另行通知。

记者也致电宁波港(Ningbo)业务部,工作人员表示,原计划到港船只已由船公司自行通知停航与跳港计划,除梅山码头外其他港区均正常有序生产,为杜绝新增病例,目前梅东码头公司仍在严格执行隔离、消杀和检测工作。

8月10日,宁波舟山港码头发现1例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工作人员。8月15日,据宁波发布消息,北仑区梅山、白峰2个街道共4万名群众第二轮大规模社区核酸筛查检测结果均为阴性。有航运人士初步判断此次影响或小于5月盐田港事件,由于宁波舟山港作业人员本身实行封闭式管理,疫情扩散范围较小,只需对港区进行有效率的防控与消杀,确保再无人员感染,将有望尽快恢复码头作业。

有船舶跳港改道去上海

作为集装箱吞吐量世界第三的繁忙港口,宁波舟山港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国际物流业的神经,而其中梅山码头占据约20%的体量。

“我们很多柜子都是靠梅山码头的,梅山封掉之后很多货都出不了,本来在截单的订单也不能提柜装箱,现在都在等通知。”宁波一货代公司盖经理告诉记者,封港对当地物流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电话中,盖经理的手头一刻也不得闲,她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向记者表示:“目前的状况是,有的已经改码头了,有的还在等通知。对内陆运输成本而言,如果改到宁波其他港口,运输的距离短所以价格会便宜一点,但问题是现在很多船都不来宁波,直接去上海了。”

从地理位置上说,上海是宁波舟山的天然替代港,一位国内上市航司人士告诉记者,很多船已经跳港改道去上海,是否影响集运供应链主要看上海港口的承接能力。

“码头一封,尤其是对已经进港的船舶是比较麻烦的,很多东西变得不确定,都在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当地货代的口中了解到,一些货主听说封港也会存在恐慌心理,主动要求改变挂港,“之前上海港本来就堵,现在雪上加霜。”

7月底,宁波港、上海港(Shanghai)受到台风的严重袭击,加之国内各地陆续提升新冠疫情防控等级,大部分码头正在实施新的防疫措施,船只滞留情况日趋严重。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就算有大量航线延误,上海港还没有出现比较混乱的场面。”上述航司人士表示,上海港口拥堵在梅山封港之前就已经发生,而后者的影响程度有限。

会否重演盐田港口拥堵危机?

有货主担忧,梅山码头停运将让本就压力重重的集装箱市场再度承压,催生运价上涨。

“还记得5月下旬深圳盐田港(Yantian)疫情让整个港区有长达一个月的瘫痪,现在又正值欧美出口旺季,高昂的运价已经让我们的运输成本居高不下,所以我们更希望船能去其他码头,我们再抓紧时间提柜。”货主黄老板正急切地催着货代要求改港。

但这并不是任何一家货代公司能够解决的问题,决定依据则在于船公司的航运计划与码头的靠泊情况,从目前上海港的拥堵情况来看,船期延误在所难免。航运界网副主编马晖向记者表示,对于梅山的替代码头而言,码头靠泊计划变得紧张,拥堵和排队问题会加剧,“肯定会有影响,但目前看,情况不会超过盐田港。”

而是否会影响国际海运供应链的关键则在于梅山码头的封港时间,这取决于港内的疫情控制 进展。对此,8月13日,宁波舟山港集团公告称公司在召开的疫情紧急处置会上对防疫工作做出再部署,措施包括严格控制登轮作业人员数量、严格管控船员出舱活动、做好登轮前的船舶作业区域消杀工作、坚持登轮作业人员每日核酸检测等。

据了解,梅山码头暂时封港主要影响的是由中远(COSCO)、东方海外(OOCL)、达飞(CMACGM)和长荣海运组成的海洋联盟。而据达飞官方通知称,8月15日起,CMA达飞轮船征收前往物浦港拥堵附加费PCS;9月5日起,CMA达飞轮船征收前往南美东超重附加费OWS。

值得一提的是,全球集装箱货运指数显示,8月10日,中国、东南亚至北美东海岸的海运价格首次超过了每标箱2万美元。而近一个月以来,已有马士基地中海航运(MSC)、赫伯罗特等多家全球主要船公司陆续上调或增加以旺季附加费、目的地港口拥堵费为名的多项附加费。

国内货主开始担忧,宁波港、上海港的拥堵是否也会成为各国际航司上调运价的下一个理由?马晖认为,国企船公司应该变化不大,其他品牌的班轮公司运价一定会涨,但原因主要系第三季度为海外圣诞备货阶段属传统海运旺季。

通用运费网
货代人